期刊及文章

專題系列(一) : 流徙之民的上帝

11/06/2018


流徙之民的上帝

荊徒


引言

筆者十分欣賞(浸傳網)編輯部同寅決定闢此欄目,深入探討印尼家庭傭工的福音需要,盼望本欄目的出現,對「香港浸信會差會」推展印尼家庭傭工的福音工作帶來實質的幫助。現時印尼家庭傭工在港人數約有十五萬人,這個人數龐大的異文化族羣,不單生活在香港,更是生活在香港市民,甚至不少基督徒的家中。教會作為承擔大使命的群體,對這群未得之民的福音需要豈能視而不見呢。

使萬民作我的門徒。」(太28:19)是耶穌基督頒布大使命的核心,而萬民當然包括不同文化及宗教族羣。當我們細意查考聖經,就會發現上帝很關心社會中的弱勢社群,包括流浪的、貧窮的、無依無靠的及離鄉別井者的需要。事實上,聖經中有不少篇章提到上帝對流徙、寄居和流離失所者的關注與憐憫;耶穌基督道成肉身來到我們中間,也表明了上帝親自成為寄居者,親身體會流浪者的悲哀。本文的目的是嘗試透過聖經,思想上帝對流徙之民及弱勢社羣的心意。


神的選民‧流徙之民
整本聖經,在記述上帝對全人類的救贖計劃。守約施慈愛的上帝,從創世時期始祖犯罪開始直到啟示錄,都不斷展示祂呼籲背道者悔改與回轉的心懷。而上帝整個救贖計劃的核心,就是差派獨生兒子耶穌基督降世,為人捨身十架、受死、埋葬與復活的事跡。

舊約聖經記載上帝在選召子民的時候,已經將服事萬國萬族的責任賜給祂的百姓。不論是舊約以色列民,還是新約教會,都在表達對流徙者、貧困者和弱勢社羣的關注。內桑在他的作品清晰扼要地提出上帝這方面的心意﹕
以色列的神在整本聖經都向我們顯明為公平與正義的神,在整本聖經的見證中,神都一致地被揭示為維護窮人、保護弱者、為受壓迫的人討公道、堅持統治者要秉公行義的神。聖經有很多經文見證神公義及和平道路,這「公義的軌跡」始於神聽到以色列在埃及為奴時的呼喊、解救他們、揀選他們作為選民。在以色列的律法中,我們發現神偏向保護貧窮、寡婦、孤兒和寄居者免受傷害。1

按創世記的記載,巴別塔變亂口音事件之後,上帝對人類救贖計劃開始全新的一頁;就是從已經75歲但仍無子嗣的迦勒底人亞伯蘭開始(創11:27~12:5)。他奉命離開家鄉遠走迦南;然後奇跡地,在百歲高齡得子以撒,建立起按古代社會的規範標準算是完整的家庭。這家庭在上帝的祝福下不斷繁衍,漸成為一個家族,就是雅各家。然後雅各家因為逃避饑荒,亦因為第11位兒子約瑟早前被兄長販賣為奴,輾轉流落埃及,後又神跡地被擢昇為埃及宰相的緣故,雅各家棲居埃及達430年之久(出12:40~41),並繁衍為一個人口數以十萬計的民族,就是以色列民;這個民族離開埃及返回故土迦南後,歷經變幻,進一步發展成為一個國家,正是以色列國。可惜這國家叛逆上帝,不但分裂成為北國以色列國及南國猶大國,最終還先後被亞述帝國及巴比倫帝國所滅。國破家亡被擄他鄉的以色列民,除了在波斯帝國時期,小部分重歸故土重建家園之外,大部分散居歐、亞、非各地大小城市,在異族異域建立起猶太人社區,傳承上帝子民獨有的宗教、文化與生活方式,成為世界不同地區的少數族裔甚至弱勢社群。

以色列民族歷史,就是上帝揀選的人成為流徙者及弱勢社群的故事。

舊約中上帝對寄居者的眷顧

一.從律法所得的啟示
神讓祂的子民成為寄居者、流徙者和弱勢社羣,本身有其獨特的心意:『和你們同居的外人,你們要看他如本地人一樣,並要愛他如己,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也作過寄居的。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。』(利19:34)。原來上帝要令以色列民對寄居者面對的待遇感同身受,明白並按上帝的心意善待這些弱勢社羣;而且這樣的行為還受到律法的規範。以色列人在曠野所領受的律法,乃全民律法的基礎與及社會道德行為操守的標準。上帝在頒布的律法之內特別加入了照顧寄居者和弱勢社羣的條文。

利未記第十九章提到聖潔和正義的誡命,正是上帝的子民效法上帝而不效法萬國(利18:4)的具體實踐。這些聖潔正義的誡命有部分與關顧寄居者及弱勢社羣有直接的關係:『在你們的地收割莊稼,不可割盡田角,也不可拾取所遺落的。不可摘盡葡萄園的果子,也不可拾取葡萄園所掉的果子,要留給窮人和寄居的。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。』(利19:9~10),這明顯是關乎社會福利制度的誡命。上帝子民要看重貧困者、寄居者和少數族裔的需要。富足的人應當關懷及幫助有需要的人:這不單是個人的道德抉擇,更是全民律法的一部分。

按照申命記法典的精神,上帝要求子民建立一個公平、快樂而能夠平等相處的社會,這種烏托邦式社會關係的具體呈現,就是貧窮者得到適切的幫助。黃福光指出『申命記法典至少有一個願景,就是社會沒有窮人(申15:4)。社會沒有窮人的願景能否實現,取決於他們是否遵行神的誡命,而這些誡命在他們的處境就是要釋放奴隸、豁免債務,將別人的祖業歸還。即使以現今的標準來看,這個願景也是前衛激進的;在古代提出這願景,似乎更讓人有烏托邦之感。』2利未記十九章13節提到僱傭合約的問題;按舊約律法規定,要準時向員工支付薪酬,不可拖延也不可無理扣減工資。這比香港政府把關更嚴。因為香港政府規定僱主拖延發放工資不得超過7天,但聖經卻指明不可留到第2天。誡命的重心是作工得工價是應當的,僱主不可虧負辛勤工作的僱員。

若有外人在你們國中和你同居,就不可欺負他。和你們同居的外人,你們要看他如本地人一樣,並要愛他如己,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也作過寄居的。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。』(利19:33~34),經文道出上帝讓以色列民在埃及為奴的原因,是要他們學會體恤流徙者與弱勢社羣的需要。上帝更直接提出要視外族與寄居者如自己親人,他們要得到跟本地人一樣的待遇;這是上帝子民對寄居者應有的態度。將寄居者視為自己的親人,也祈求上帝賜福這些人,就是以色列人對外邦人應有的態度。

二.從智慧文學所得的啟示
詩篇編撰了不少唱述上帝是流徙者、受迫害者和弱勢社羣幫助者的詩歌。例如上帝是受壓迫者的幫助(詩9:8~9);是為孤寡伸寃的上帝(詩10:17~18);詩人也認同上帝關心受困苦的人(詩35:10);並指出上帝幫助貧寒卑微的人(詩113:7~8)。箴言也見到有關憐恤貧困者的教導;施達雄提出
箴言書上說『富戶窮人,在世相遇,都為耶和華所造。』(箴22:2)這一節經文清楚指出窮人和富人都是上帝所創造的,也都是上帝所愛的,所以凡『欺壓貧寒的,是辱沒造他的主;憐憫窮乏的,乃是尊敬主。』(箴14:31)富人不但不可欺凌、輕視貧窮者,且要以愛心賙濟他們。』3

這教訓與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記耶穌論末日審判時提出的教訓(太25:40)如出一轍。

施達雄強調箴言的作者關心貧困及弱勢社羣的態度,『箴言書不但告訴我們要去實踐憐憫窮乏者之真理的重要,也提供我們憐憫窮乏者應有的智慧,書上說:『你手若有行善的力量,不可推辭,就當向那應得的人施行。你那裡若有現成的,不可對鄰舍說:『去吧,明天再來,我必給你。』(箴3:27~28)』4 所以聖經的要求是面對貧窮受苦者的時候,要有發自內心的,而且即時的行動。由此,我們有理由相信在編撰箴言的時候,當時的社會已經普遍認為,對貧苦、受迫害、流徙者與弱勢社羣伸出援手表達關愛,是應有的態度與行動。


三.從先知書中所得的啟示
先知書也有不少提醒子民要關顧憐憫流徙者與弱勢社羣的信息。以賽亞先知早已提出彌賽亞是貧窮者、傷心者、被擄者和被囚者的幫助(賽61:1~2)。上帝也透過先知指責在上位者不關顧孤寡貧弱,是祂所憎惡的惡行(耶5:27~29;結22:29~31)。可見這種欺壓、搶奪、虧負和背理的事情,已經成為不同年代希伯來人社會重覆出現的問題。先知的信息也清楚指出,真正的敬虔要透過關心憐恤貧乏者的行動表達出來(賽58:6~7)。上帝確實是貧窮、被欺壓、四處流徙者和弱勢社羣隨時的倚靠,祂不喜悅窮乏人被藐視、受委屈以及被傷害,更加要祂的子民成為他們的扶持與幫助。



新約聖經有關流徙者的教導

耶穌基督工作的重點也跟關心流徙者與弱勢社羣有關。加勒特指出耶穌的差傳行動,跟看顧流徙者與弱勢社羣本來就是息息相關,不可分割的行動:
以賽亞的異象指耶穌為「傳給窮人的福音」就是關顧那些被棄絕、被遺忘、被邊緣化的人。祂的事工和宣講的主要對象就是「貧窮的」、「被捆鎖的」、「瞎眼的」和「被壓制的」,祂也關心通常被排除在外的人。耶穌的事工有一個特定的焦點,就是被遺忘、被視為毫無希望的那羣人,他們站在社會藩籬的另一邊;當時的社會有一種明顯的界限,圈內和圈外雙方對立,而耶穌的事工正是要把圈外的人引入圈內。5
由此可見,上帝關心流徙者與弱勢社羣的心態一直沒有改變。

一.耶穌親自成為流徙者

約翰福音以獨特的方式介紹耶穌生平,指出上帝讓『道成了肉身,住在我們中間』(約1:14)這行動表示上帝不單要自己的子民成為流徙者與弱勢社羣,祂甚至自甘披戴血肉之軀,在大約二千年前出生在巴勒斯坦一位木匠的家庭,親自成為當代社會顛沛流離的流徙者和弱勢社羣。腓立比書2:6~8節是約翰福音1:14節很具體的解說。事實上,使徒馬太與醫生路加筆下有關耶穌出生的故事,已經充份表達出嬰孩耶穌那受迫害,成為流浪者甚至逃亡者的形象。耶穌開始工作的時候,同樣展示出祂不斷流徙的工作性質。馬太就兩次記載祂走遍不同的地方(太4:23~25;9:35~38)。
斯特恩斯特別強調『『在基督談及的國度中,本來是『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』(太25:40),窮人、病人、哀傷的人、跛子、奴隸、婦女、兒童、寡婦、孤兒、痳瘋病人和外地人,都得到神抬舉和接納。』6  他還強調『總括來說,我們在新舊約都看見一條明顯的線索:神關心窮人和被排斥的人。』7  他更直接表示,按耶穌的教『沒有向窮人顯示憐憫和公義,便沒有『整全的福音』。』8  可見耶穌對這些羣體的重視程度。

二.耶路撒冷教會與弱勢社羣的互動
根據路加醫生的記載,耶路撒冷教會成立初期,已經有服事被忽略及藐視的弱勢社羣的行動。使徒行傳3:1~10節是很好的證據;聖經記載彼得和約翰在申初禱告的時候,遇到耶路撒冷最被歧視和最弱勢的羣體代表,一位在聖殿美門外行乞度日的瘸子。這事件告訴我們,耶路撒冷教會剛剛出現的時候,第一件對外服事工作,就是進入弱勢羣體,服事與幫助最貧困、被歧視、遭漠視與受壓抑的人羣之中。


三.初期教會由遭逼迫到四處流竄
初期教會能夠履行令福音擴展的召命,原來是因為遭逼迫的緣故,馬歇爾指出『司提反被害,成為耶路撒冷整個教會受逼害的先兆。』9  當時耶路撒冷教會的信徒,可能主要是與司提反關係密切的一羣,因為逃避迫害而散居不同的地方,進入不同族羣,如撒瑪利亞人之中,亦因為已經離鄉別井,故此更容易與不同族裔接觸。

馬歇爾對初期教會面對迫害的意義,作出很好的總結,『信徒四散,導致教會使命踏上最重要的一大步。我們可以這樣說,有了逼迫,他們才能實踐一章8節的命令。使徒遷至新的地方,發覺那兒的人對福音的反應很好,撒瑪利亞人的表現就是一個例子。腓利的講道,也有各樣神蹟奇事相伴,正如耶穌和使徒的工作一樣;對於受浸的呼召,反應也很熱烈。』10  可見逼迫、攻擊,是上帝幫助教會履行福音使命的工具。

小結

因為篇幅所限,本文只略為提出聖經中上帝關切弱勢社羣及流徙者的信息,藉此鼓勵教會及信徒也關心寄居者、流徙者和弱勢社羣;不但生活,還有他們對福音的需要。外籍家庭傭工確實是生活在香港的流徙及弱勢社羣,教會關切他們身、心、社、靈的需要,並向他們還福音的債,與聖經的真理十分配合。

因為「香港浸信會差會」正在開展印尼家庭傭工的福音工作,要服事這個羣體,就需要愛他們,而愛是從認識開始的。故往後的文章會集中介紹這個群體的情況及福音需要。其實,我們對印尼來港的家庭傭工的背景,成長環境、宗教及文化有多少認識呢?


下一篇文章,筆者會嘗試讓大家對印尼有概略的認識。

(作者為浸信會資深牧師及差傳教育工作者)

註:
1.內桑,《締造平安的教會﹕基督的身體作為事的羣體》,陳永財譯(香港﹕浸信會出版社,2014),18–19。
2.黃福光,〈摩西五經的扶貧律法〉,《山道期刊》31(2013)﹕72。
3.施達雄,《信得更真》(台北﹕天恩出版社,1992),64。
4.施達雄,《信得更真》,67。
5.加勒特,〈福音書與使徒行傳﹕宣教的耶穌與祂的宣教跟隨者〉,於《差傳學概論﹕認識普世宣教之基礎、歷史與策略》,特里、史密斯和安德森編,曾邱妙玲譯(香港﹕浸信會出版社,2010),82。
6.斯特恩斯,《堵塞福音的缺口》,15。
7.斯特恩斯,《堵塞福音的缺口》,62。
8.斯特恩斯,《堵塞福音的缺口》,62。
9.馬歇爾,《使徒行傳》,蔣黃心湄譯,丁道爾聖經註釋(台北﹕校園書房,1987),134。
10.馬歇爾,《使徒行傳》,135。